闪星空间 » 关于我

闪闪的星,蓝+绿性格,思维活跃,追求完美,有时偷懒,主张自由、平等、科学、多元。正致力于自我的洞见与修炼,而不把高考当主要矛盾。兴趣广泛,体育除外,主要发展方向为计算机行业;梦想开发一款名为“掩耳”的下载工具,因为前人预言,迅雷不及掩耳。

i⊕shansing.com

腾讯微博 / 新浪微博 / GitHub / 知乎 / QQ / Telegram(账号:shansing)

概述

嗨!我生于戊寅虎年。平时在网上总以“闪闪的星”的名称【注:名称“闪闪的星”和闪星图标的故事,见于《“闪闪的星”与闪星图标》。】自居,简称“闪星”,自己还造了一个英文单词“Shansing”。我是一名来自蔡伦故乡——纸都耒阳【注:耒(Lěi)阳市是一个县级市,隶属于湖南省衡阳市,但不久将脱离其管辖成为省直管县。】的在校学生,目前也在耒阳生活。

本人爱酸喜辣,爱电脑爱阅读爱睡觉,爱超级马里奥;至于运动,只热爱呼吸运动【注:这里指睡觉。】。我最大的爱好就是“挨踢”,故在 IT 界中很多方面都有过涉猎,以后也将从事相关的职业。我最最要感谢的是我亲爱的学校了,和蔼可亲的主任坚决不让我们坐在电脑前接收辐射。顺便说一声,我很乐意接受你们的支持和援助,把学校推翻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。

幼儿园、学前班、小学时,本人成绩优异,是班上其他同学的榜样,经常担任班干部或科代表,每期必获【注:由于转学的原因,部分奖状并未领取。】三好学生之类的奖状。四年级时我接触了独立博客,六年级时建立了存在至今的【注:之前我亦有过同名博客,故在这里强调“存在至今的”。】闪星空间。

初中起我进入全寄宿制封闭式学校学习。初中时也担任班干部和科代表,并一直是班级教室的电脑管理员,也经常评得三好学生之类的称号【注:现在我认为,以前的“三好学生”称号还勉勉强强能够算上,但小学之后的实在名不副实——因为鄙人体育并不好。】;但此时已有了忧患意识,有意识地开始了自我变革改造【注:现在我更倾向称之为“改进”,而非"改造"。】。初三时正式成为 Eximius【注:其自称一个网络技术团队,除前后端设计、网络安全外还涉及网络 Flash 游戏。】 的一名成员,结识了许多年龄无甚差异的志同道合者,一同学习,一起欢乐。目前我已选择了理科,准备跳往 IT 的坑。

计算机作品有壁纸《经典星》【注:Classic Star 桌面壁纸,现不存。】、程序《极域开关》、软件《教室小管家》……呃,好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了。

思想

敬告:以下内容可能被视为某种意识形态的宣传,请访客谨慎浏览

一般认为,14岁之前鄙人几乎没有集中成型的思想。但是这段时期为之后我的思想形成、发展提供了十分重要的条件【注:这些条件大多是后来我逐渐发现的。】。

这么说吧,我生下来就有了蓝+绿的性格【注:“蓝+绿性格”是指“FPA性格色彩”中蓝色为主、绿色为辅的性格,这个结果基于“30道简单测试题”和做题前后自我洞见的结果。】【注:在性格色彩中,为避免概念混乱,规定“性格”是先天的,“个性”是后天的;因此本人在叙述性格色彩时,遵循此规定。相关知识见于《乐嘉带你色眼识人》、《 跟乐嘉学性格色彩》等相关书籍。实际上性格色彩在很大程度上参考了已有的性格理论。】【注:性格很可能是生下来就具有的,也许就蕴藏在 DNA 中。参见万维钢(同人于野)《万万没想到: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》《练习一万小时成天才?》,其学术部分参考认知科学家 Scott Barry Kaufman的 Ungifted: Intelligence Redefined 一书。尽管这些理论有争议,但我们仍有望看到性格研究在分子水平达到统一。】。其中,蓝色这个性格在我以后的人生历程中,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。蓝色【注:本页出现的颜色名称,均系性格色彩的概念,指这种颜色的性格或具有这种性格的人——视情况而定。】的动机是“完美”,胆怯敏感,思维敏捷,爱制定和遵循计划,有强大的道德感【注:有强大的道德感并不一定向外表现出有道德,像绿色就可能阻止外现的过程。】;绿色则使我宽容,但也让我懒散【注:参见乐嘉《乐嘉带你色眼识人》、《跟乐嘉学性格色彩》、《色眼再识人》等专业书籍的“蓝色”、“绿色”部分,相关知识亦散见于乐嘉《爱难猜》等随笔。下面提到某颜色性格的特性时,不再作此注解。】。小时候我体弱多病,也使我更注意内在的思维活动。

12岁半,我小学毕业了,而后进入一所强制寄宿制封闭学校学习。13岁时,我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,这时没有很多机会玩电脑而不得不转移注意力,处于青春期【注:青春期时人也会“深切地追求确立自我”。语出[日]凑佳苗《告白》“神职者”一章(最先单独发表时叫做《圣职者》)。】而自己的大脑开始发育,所以开始发展自觉思维活动。在蓝色“完美”动机的驱使下,我给自己提出了“变得更好”的要求。14岁时,经过一年的思想缓冲,我采取了一些实际行动;这时,我也开始有一些比较成型的“思想”了——借用专业术语来说,我过渡到了自觉阶段,身边好像感应出了一个逆熵场来阻碍熵增加原理的作用——事实上,这正是我后来认为的从自然角度讲的人的意义【注:参见我的博文《人的意义在于有序》。逆熵场的概念则见于丹?西蒙斯的系列小说《当人类决战机器人:海伯利安》。】。

15岁时,在学校接受了整本《论语》的学习。蓝色的道德感使我容易接受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中“好”的、“对”的东西,似乎很容易让我受到教化,让我对那些东西产生兴趣【注:包括我后来接受“马克思主义”,也是这样的。】;没错,我在此前就对《论语》抱有很大的兴趣。话说回来,《论语》的学习使得我接下来的思想带有了一些儒家色彩。然而此时思维仍显幼稚,自己又产生了反班主任(兼语文老师)情绪,所以思想的发展又趋缓了。

后来我慢慢发现了“生活的非理论性”,也曾一度被我称作“生活的非理性的不确定性”。我那时认为,实际生活中的多数事情并不能被理论很好地解释:一句话中的主语谓语宾语可以不明,对事情我们也几乎无法考虑到所有的可能……当然,发表像“理论上所有金属不与碱反应”这种论调【注:《化工女王的逆袭,高智商犯罪2》第2章总第19节中就有这种论调。】会被我认为是纯粹的作茧自缚,因为这就跟“真空农场中的球形鸡”【注:据说这是《生活大爆炸》中讲的一个笑话,意思是物理学家使用了一个过分简化的理论(模型),太脱离实际。参见万维钢(同人于野)《万万没想到: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》《真空农场中的球形鸡》,此文亦见于万维钢博客“学而时嘻之”。】一样可笑。后来,我修正了部分观点,使这个理论沿袭了下来(直到当我看到《高智商犯罪》【注:参见紫金陈《高智商犯罪》第2章总第27节,徐策在那构建了“纸盒子”模型。似乎徐策作为主角也在此作者的《逻辑王子的演绎》(网络版本发表在天涯论坛)中出场。】时,所谓理论在生活中的作用在我眼中才有了较大改观)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我继而认为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是不需要证明的,很多事情也是不能证明的,只能解释说明;不久又创造采纳了一种“免证”的方法论,这种方法论看重合情推理,主张(在你们看来偏重地)利用事物之间的联系,积极进行跳跃性思维活动:我会积极运用抽出、归纳、联想类比的方法得到论断,得到的论断之后再来选择性地加以甄别采纳。受物理课本【注:参见人教版《物理》(选修3-3)第十章第5节注解部分。】启发,我给自己制定了估计论断真理性的方法,即:若这个论断不能被说明是错误的,且其推论能被大致判断是正确的,则估计此论断是正确的。

16岁时,我给自己确定了一个研究“理性与感性”,或说“理智与情感”的问题。【注:后来列举有:感性的范围是什么(直觉认识算不算?)?理性与感性的关系是什么(理性最初由感性产生吗?)?如何发展感性的方面?如何协调理性与感性的发展(理性能控制好感性吗?如何?感性的力量能转移吗?那如何用感性给自己提供动力?)。】其实主要是认识到自己情商不足【注:当我后来知道“红色和蓝色在情感丰富度上相同”的时候,十分惊讶。语出乐嘉《色眼再识人》“蓝色”部分《痛苦也是一种美》。】,要提高。可惜,直到现在我还没什么特别的成果,情商实际上还是有所提高。

15岁时,同其他一些同学一起被学校奖励去北京进行励志游。16岁时,由此次旅行领悟到人的认识具有“时间”的局限性【注:类比于历史书上的历史的/时代的局限性,这些实际上带有“马克思主义”的色彩。】。同年,在纠结过属唯心主义还是唯物主义阵营后【注:话说国外似乎不强调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,参见知乎这里这里。】,我接受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【注:即政治课本上所谓的“马克思主义”。对于这能不能称作是马克思主义,存有争议。参见维基百科“马克思主义”词条。在此我侧重于讲政治课本上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。】的学习。我发现它能很好地解释我之前所不能解释的一些事情,能更好地解释我之前解释的一些事情,所以渐渐地采纳了其中大多数观点,如物质世界的状态,对立统一规律,质变与量变的问题,螺旋式上升的观点,价值观的导向作用。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就是客观规律的问题了;我之前一直感受着自己的意识,完全没注意到还有客观规律作用着,后来【注:实际上是周浩晖的《死亡通知单》系列小说(共3本)直接让我意识到人的心路历程是完整可追溯的,小说中有警校心理学讲师分析犯罪嫌疑人心理的描写。】仔细一琢磨,竟有了很大发现;看,于是我就在这篇叙述了我思想的形成背景、条件和原因。还有一个是,我开始坚持唯物辩证法;认为应“联系、发展、全面”地看问题,觉得看问题就怕顾此失彼。当然,我也对少部分观点保留意见;其中我最大的异见是,我仍然偏向不可知论【注:我也许只是把这构成的世界图景当作世界罢了——霍金的《大设计》似乎大幅讨论了相关问题。噢,不要忘记“生活的非理论性”也是我这样偏向的原因。】。

后来,我猛然意识到“先入为主”的问题,即感到先已形成的观念、映像、行为似乎有着天然的高权重,有时能严重到根深蒂固的程度【注:后来我得知心理学管这叫首因效应,与近因效应统称为系列位置效应。】。一方面,我庆幸这么早就开始了自我改造,未来似乎这方面能省不少事;另一方面,我也对小时候形成的东西感到乏力,包括但不限于对父母的,以及与人交往方面的态度和行为,感到要加紧完善自我。

15岁时,我将“自我认识和改进”确立为工作重心,实际上抛弃了以“读书学习” 【注:标引号的“读书”、“学习”指的是现行体制下家长和老师口中的那些概念;这些概念在我看来是狭隘的、不太合适的,故标引号。】为首要任务的做法。16岁,根据覃彪喜的两本书【注:指《读大学,究竟读什么》和《求职,从大一开始》。】和别的一些资料,我提出了学习的“一转变、两核心【注:“两”核心的方法论好像存在问题,留待以后修正。】、三方面”:从“结果型”转变为“过程型”,以批判性思维和自主学习能力为核心,坚持知识、方法和技能【注:表述顺序有改动,原来的表述是“知识、技能方法”。】三个方面的学习。我认为,当前阶段在学习方面,我要面向终生,面向未来,广泛涉猎,辅之以兴趣和特长的发展,警惕“‘学习’为主”、“一切为高考”观念的渗透。我承认这“警惕”有青春期叛逆心理的推动,但只是推动,重要的是,我无法用我的思想体系证实现行体制下这些观念的真理性,反而发现一堆不利的影响和结果。现在官方都承认体制有问题并着手改革,不过我还是注重实施“自下而上”的变革。噢,我也慢慢有了现实的打算为我思想的坚持提供保障。

16岁时,因对乐嘉本人的兴趣,我偶然读了“性格色彩”的奠基书【注:指《乐嘉带你色眼识人》,即《色眼识人》。】,但当时我只点了一下水,认识了一下人的“多样性”,带着“验证偏见” 【注:当我们持有某种观点的时候,我们往往倾向于寻找并记住那些能够支持我们观点的信息,而忽视掉不利于我们观点的东西。这个效应被称为 Confirmation Bias,译名有“确认偏误”、“验证偏见”、“证实性偏见”等,参见百度百科维基百科。】强化了一点对自己的认识。17岁时,我又买来看了乐嘉的一本笔记和一本随笔【注:分别指《本色》、《爱难猜》。】,暗暗惊呼一声后赶紧向同学借了奠基书的漫画版【注:指《跟乐嘉学性格色彩》,这本书可当作《乐嘉带你色眼识人》的简化版。】,如清夜闻钟,如当头一棒【注:20世纪初的《新青年》被誉为青年界之良师益友,“青年得此,如清夜闻钟,如当头一棒”。这句话来源于这里。】。那时我生出明确的知己诉求【注:这得归因于起点中文网“疯狂冰咆哮”所著网络小说《超级电脑》(陈旭和管奕的关系),和电影《重返20岁》中插曲《我们的明天》。】不久,就发现这根本就可能是我蓝色性格注定的,更加感叹性格色彩准确和有预见性【注:我后来知道,连这一幕都被预见到了。参见乐嘉《色眼再识人》“绿色”部分《死猪不怕开水烫,天天给你喝白粥》。】。从此我折服在性格色彩的魅力下。我将“听从自己的内心”解释为“顺从自己的性格”,更深刻地认定“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发展”即“基于性格发展个性”【注:我对自己发展道路的回顾,和对个人发展的别的方面的一些看法,参见《个人发展想法小结(依性格色彩)》。】。于是我开始对自我和自我完善有了更全面更准确更深刻的认识,便于自我修炼【注:性格色彩称“(自我)完善”为“修炼”。】。

那么,经过这几年的思想发展,我就大概形成了这样一个重视基础的根体系。【注:在此之后我17岁的思想可见于《2015 年终小结》。】

我现在的对外主张是:自由、平等、科学、多元。“自由”和“平等”应该算普世价值观了。我其实并不像红色性格那种渴望自由,我身为蓝色,天性反而更倾向于按部就班守规矩。因而,我主张的是在合理规则下的自由。平等,显然也是相对的平等。增进理解和尊重,拒绝歧视,否定不合理的专权和特权,应该就是其含义。主张平等,也是因为没有它,自由便不能存在【注:语出卢梭《社会契约论》。】。我主张科学,尤其是含有理性、质疑、探索、求真的科学精神和态度,反对封建迷信和伪科学,但不反对信仰和宗教。多元,就是应该承认甚至提倡合理的、科学的组分存在并发展,抵制同化,反对一个模子刻人。顺便说一句,我的理想社会的现象之一就是,人们各司其职,各尽其责。

呐。我知道,总结常常意味着凝固【注:语出孔庆东《千杯不醉》中《我看钱理群》。】。但是,请相信我会跳过这个坎的。

以上内容未经允许不可转载,谢谢!

此处评论已关闭,客欲留言请移步